中文繁體 English

華發40年故事之八十一|何宇:華東大區排頭兵的無畏征途

發布時間:2021/8/10 21:32:26 分類:公司新聞 來源:本站


動圖1.gif


1.jpg

何宇,曾任華發集團房產開發板塊華東大區副總經理,現任杭州公司總經理。南昌大學建筑學專業出身,參與華發在上海、蘇州、南京、武漢等多個城市的版圖開拓,是華發進軍華東大區的排頭兵和核心骨干之一。


采訪前夕,何宇又度過了風塵仆仆的一天:早上9時從華發紹興公司出發,一路驅車向西北,在11時前抵達杭州拜訪合作伙伴;下午14時許,再度啟程返回紹興,趕往建設中的HFC華發金融活力城辦公場地,處理紹興公司項目事宜,直至華燈初上。


紹興與杭州,是何宇近來行車導航里最常出現的目的地。紹興在建的占地619畝、建筑面積175萬方的HFC華發金融活力城,由他全面主導;杭州作為華發在華東區深耕版圖上的重要城市,他是“拓荒牛”。


作為開拓華東大區的一員老將,何宇加入華發已經六年,他的足跡隨著股份布局遍布上海、蘇州、南京、武漢、紹興、杭州等城市。他見證華發在滬上榮登銷冠,在蘇州書寫綿延千年的院落情結,在紹興和團隊大手筆造一座“城”……這一路,于他,于華發,都是星辰大海的征程,也是高歌猛進的樂章——永不停歇,未完待續。


做設計,你來華發就對了


“現在浙江面臨大好前景和絕佳機遇,我們要迅速、堅決地加大投入。”隔著電話采訪,都能聽到何宇的語氣里夾雜著一股拼勁。


聽他聊起房產趨勢、區域發展、未來規劃等,這位股份華東大區的開拓者之一如數家珍。而在兩年前,他還是個埋頭圖紙的設計專才,職業生涯大半時光都在設計院度過。


建筑專業出身的何宇,1998年畢業后進入江西省建筑設計總院,3年后調到上海分院,一路從設計師做到了副總建筑師。11年的設計院經歷,讓他積累了過硬的專業素養。在設計院的工作,通常就是配合政府或企事業單位要求進行設計,很純粹也很平穩,是人人艷羨的飯碗。只是待的時間久了,何宇越發覺得,設計院在建筑設計上的話語權相對有限,他渴望更大的專業主動權,更多的發揮空間。


2.jpg


“與其天天配合人家,不如自己主導!”2009年,何宇辭去設計院副總建筑師一職,開始投身房地產。在這新行業摸爬滾打了6年,2015年,他遇到了初入上海的華發。


彼年華發,在掌門人李光寧“轉型升級、跨越發展”的全新戰略布局下揮師進軍多個城市,并在前一年的9月、11月拿下張江、楊浦地塊,正準備在上海灘的舞臺大展拳腳。專業履歷豐富的何宇正是華發渴求的人才。


2015年1月,時任華發上海公司董事長的向宇親自面試了何宇。向宇斬釘截鐵的一句話打動了他:“做設計,你來華發就對了!”


在向宇的描述里,華發的領導人高瞻遠矚,企業尤其重視品質,合作伙伴都是頂級的國際設計機構,完全滿足了何宇對職業的期待。求賢若渴的向宇更提出了“盡快到崗”的要求。


2015年春節一過,何宇作為上海公司設計管理部總經理助理正式加入華發,全面參與主導各項目設計管理與策劃,開始了在華東的開拓征程。


接手的第一個任務就是張江華發四季的示范區。作為華發在上海首盤,華發四季當時已完成大致的施工圖設計,需要一個標桿式的樣板房示范區,打響知名度。留給初來乍到的何宇適應的時間沒多少,在設計院歷練的一身本領,馬上有了用武之地。


對品質的打磨追求與他一貫的自我要求契合,不久何宇如約主導完成了張江華發四季的示范區設計,作品廣受好評,他也交出了在華發的第一張漂亮的成績單。


3.jpg

上海張江華發四季項目樣板間


在這期間,他跟隨向宇回總部匯報工作,見識到了華發股份董事局主席李光寧敏銳的洞察力,“我們花了幾天幾夜整理的報告,李董看10分鐘就能發現問題并一針見血指出來。很嚴厲,但又讓人很信服。”何宇滿是敬佩。


華東崛起排頭兵


2018年,華發靜安府四開四捷逆勢熱銷,榮膺上海年度銷冠;2019年,靜安府銷量再度盤踞上海TOP1、華東TOP1及全國TOP4。在市場低迷的局勢下,連續兩年銷售破百億、蟬聯銷冠,讓華發靜安府成為上海樓市傳奇,也打開了華發在華東區域的局面。


C位出道輝煌已鑄,何宇還是會想起當年在靜安府開盤前夕將售樓處“推倒重來”的緊張一役。


作為華發“府”系產品高端大盤,2017年,在上海設計團隊高強度的工作下,靜安府示范區整裝待發,預備年底前開盤。張江華發四季首戰告捷,設計管理部何宇等人充滿了“自信”——就等掌門人李光寧拍板,就能再來一個精彩亮相。未料到過分自信,讓他們的管控出現了考慮不周全的問題。


靜安府定位的園林中西合璧兼容并蓄,設計大氣極簡自成風華。由于即將開放的示范區和售樓處選址在辦公樓,于是整體設計也以辦公造型為基礎,未作額外考量,出來的成果板正有余大氣不足,與靜安府調性格格不入。


2017年8月,李光寧來滬檢驗項目,肯定了園林設計,也嚴厲指出了問題,當場要求將成型的售樓處設計“推倒重來”。年內開盤已定,整改涉及到銷售中心外立面、室內及交標樣板房方方面面,從方案重建到施工完成,時間只有4個月。


時間緊迫,收到整改意見后,何宇立即召集設計團隊進行“回爐重造”。整個團隊頂著壓力,連日加班加點連軸轉,在14天內將設計方案修改完成移交項目部,留出了充分的施工時間。12月,當煥然一新的靜安府示范區終于獲得領導的認可全新亮相時,連續加班90天的何宇,就像剛打完一場仗的士兵,只想倒頭大睡。


也是這一役,讓何宇真正見識到了華發領導追求卓越的精神。臨近開盤,像華發這樣對品質要求如此之高、“大動干戈”的企業實屬罕見。后來才聽說,這不是孤例。“不行就推倒重來”,是李光寧一貫的要求,無論樣板房還是示范區,無論園林還是住宅設計,華發要做就做到100分,甚至超越100分。品質永遠是華發的信仰,具有不可撼動的地位。


靜安府以絕對C位奠定了華發在滬上的江湖地位后,依托上海,華發輻射到了江蘇、浙江等地,相繼進軍蘇州、南京等地,在高歌猛進的征程里,何宇除了設計本業,還承擔了“打前仗”的任務。


每下一城,何宇等“華東老人”都要肩負起初期拿地、與政府溝通、辦公室選擇、人員招聘等城市公司籌備事宜。他覺得自己是個“外行”,得了空就研究行業知識,向有經驗的前輩請教,每一天安排得滿滿當當。等到項目大致敲定、城市公司組建完成就放手,去往下一個新城市。同事評價他,“就像拓荒牛一樣”。


在團隊的齊心協力下,如今華東大區已是遍地開花,滿目繁華。


4.jpg

上海公司設計部員工集體照


馳援武漢


“拓荒”的足跡不止于華東區域,更“遠征”到了當時還歸屬為華中區的武漢。


2015年,華發挺進武漢,以15.8億元競得青島路舊改地塊,項目總建面12萬平方,其中歷史文化建筑總建面2萬平方。本該大展拳腳的時候,卻在項目推進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戰。


位于漢口的青島路,是武漢的百年老街,也是著名的歷史風貌保護區,300多米長的路上分布著圣教書局、平和打包廠、咸安坊等租界時期建筑,因歷史悠久而備受矚目。


青島路的修繕改造,更是廣受建筑學界和歷史學界關注。僅項目的定位和方案設計,就花了幾年時間,項目進展緩慢。2018年,時任華發華東區域董事長的向宇,兼任武漢公司董事長。


肩負著青島路項目“復興活化”的重任,何宇也來到武漢兼任武漢公司副總經理,分管設計工作。首要任務,就是把青島路改造項目重新抓起來。


第一次接觸這類特殊的項目,何宇有壓力,卻也珍惜這難得的挑戰——承載厚重歷史的建筑,浸潤著文化基因,設計師們對這類項目存有莫名的向往與情懷。


不破則不立。青島路項目的定位到方案要重來一遍,何宇分管的設計管理部任重道遠。一方面,何宇自己“惡補”了大量同類項目案例,從上海新天地到武漢瑞安新天地,以勤補拙;另一方面,總部的支援給了他很多力量——經武漢公司董事長向宇向集團匯報,總部設計團隊全力予以支持,調動了華發最優秀的設計資源參與進來。


“我們形成了一股合力”,何宇記得,那時向宇總和他帶著武漢公司設計管理部,現任華發首席產品官王瑜帶著設計公司團隊,日日遠程或當面進行“頭腦風暴”,對項目進行現況分析、格局研究,深挖產品潛能,最終集思廣益端出了一個全新的方案——


產品定位上,原方案將青島路項目住宅保守定位為傳統百平住宅,忽略了建筑本身狹長布局及限高24米的保護條件,不僅給設計制造了高難度,產品居住舒適度大打折扣。


經過充分研究,該項目定位改為“傳世大宅”,房屋設計上提出了“空中疊院”的概念,使住宅調性、格局更符合產品調性;在設計公司遴選上,選擇打造武漢瑞安新天地、上海新天地的本·伍德建筑事務所承擔整個地塊的規劃設計和商辦地塊的建筑單體設計;商業部分的咸安坊改造,也與商管公司積極溝通,將傳統建筑保護與商業訴求結合,邀來上海都市再生設計研究院創始人凌穎松擔任總設計師。


新方案受到了總部的高度認可。青島路項目全速啟動、順利推進,外灘首府在2019年實現開盤銷售,以文化為軸的商業開發未來可期。


紹興再出發


幾場戰役下來,何宇已成長為一員老將,從當初專注設計的技術人才,積累了豐富的設計管理經驗,到開始涉足公司管理事宜。這時,一個機會來到了他的面前。


去年年初,現任華東大區董事長劉穎喆問他:“你想不想拓寬自己的發展路徑,去操盤整個項目?”彼時,華發在紹興拿了一塊地,計劃打造一座3.0版現代產業新城,需要一名經驗豐富的將領帶兵作戰。而何宇年近四十,技術過硬、經驗老道,職業抵達新階段,也到了考慮“是該沿著技術的路一直走下去,還是再嘗試更多的可能”的時候。


何宇慎重做出選擇——跨出熟悉的專業范疇,接下紹興公司總經理一職。“我希望不僅能把前端設計做好,也希望能把項目一點點建好,就像看著自己的小孩,一點點成長起來。”


紹興金融活力城位于政策高地鏡湖新區,總規劃用地面積619畝、總建筑面積達175萬平方米,涵蓋國際金融中心、酒店、辦公、高端商業、高端住宅多種業態,預計4年內建成,是華發近年規模排在前列的項目。


在全面接管前,何宇已經帶領區域設計管理部在紹興項目上打了一場硬仗。紹興金融活力城前期設計推進很順利,未曾想,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來。


2020年春節,疫情爆發后,社會被迫按下暫停鍵。大年初七一過,何宇召集區域設計部管理部與城市公司設計團隊召開緊急會議,明確居家辦公,提出每晚8點相關人員進行視頻會議,討論設計成果、現存問題及次日工作安排。2月1日起,全員開始居家辦公,逐家通知所有設計單位同步居家復工,與商管公司保持溝通,協調各方資源。


那段日子,每晚會議開到23點,雙休日、深夜給商管公司負責人打電話溝通是常有的事,還有地勘報告跟進、設計成果匯報……樁樁件件,都考驗著何宇和團隊的韌性。最后,在政府支持、集團幫助、設計管理部努力、設計單位配合下,2020年4月1日,紹興金融活力城如約正式動工,也是華發有史以來住宅與商辦一次性開工規模最大的項目。


2020年5月,何宇作為紹興總經理正式到任。或許是疫情一戰激發了潛能,又或許是前5年華發生涯鋪墊了經驗,從單一條線管理到綜合管理的角色轉變,何宇適應得很快。他一面研究融資、財務、招采、政府接待等新的領域,一面對城市公司運營日常建章立制、優化架構,全方位梳理得井井有條。7月,他兼任杭州公司總經理。


5.jpg

紹興金融活力城示范區開放儀式剪彩(中間為何宇)


跟何宇對話會發現,他是一個學習與反思總結能力很強的人。靜安府示范區砸掉重來,他意識到設計必須牢牢緊扣產品定位與調性,自此向總部匯報的方案很少出現方向性失誤;青島路項目,他學到了如何挖掘產品的潛能;在籌備組建華東各城市公司的過程里,他總結了公司管理的經驗;在李光寧的一針見血的反饋里,他學會了宏觀全局看問題……他像海綿一樣大量吸收知識,并靈活應用在工作中,更與時俱進提出“降本增效”、“居安思危”等管理理念。


2020年,何宇接管的紹興公司全年銷售權益額,在整個華發股份各個城市公司中排名第一;今年5月份,杭州公司就已完成2021半年度經營目標。


在紹興金融活力城的掛牌儀式上,何宇作為紹興公司總經理,曾這樣表達自己做這個項目的心愿:“做一個好的項目,創造好的業績,打造一個好的團隊。”這心愿幾成現實,如今的他有了新的更大的目標——帶好隊,為華東早日進入千億區域做出貢獻,為華發早日挺進世界500強發揮力量。


動圖3.gif


含羞草影院免费区_含羞草最新版本_含羞草app_含羞草app下载